悠悠寸草心第二部

4.0

主演:岳跃利 白珊 刘丹 

导演:王硕 

悠悠寸草心第二部剧情介绍

故事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,改革的春风吹遍城市乡村,曾经靠天吃饭的农民们富起来了,他们中间也早早涌现了万元户。家住在梅镇的农民曹冬生(岳跃利饰)就是一个代表人物,他通过承包茶园过上殷实的生活,然而结发 详情

悠悠寸草心第一部与第二步有区别吗

第1集玉辉一家搬迁到省城,家望也调进省城一家私立医院当内科主任。为庆贺翠娥生日,也为新迁家址,金凤张罗了两桌酒席,宴请梅镇的亲戚和老乡。家望试图说服文慧为母亲庆贺生日,但文慧提出要以送翠娥去精神病院为条件,家望被迫答应。黎家生意突然遭遇资金困难濒临倒闭。工地工人因黎家拖欠工资,工人闹事,将婷婷绑架,玉辉因此耽误了出席翠娥的生日筵席,金泉和玉辉设法将婷婷营救出来,玉辉又被工人围困,关键时候黎家勉强凑了点钱,工人才将玉辉放回来。玉辉为筹款帮助黎家解困,邀婷婷到田家求情,田母不但不借,还羞辱玉辉和婷婷,婷婷、玉辉愤然离去。家望从曹家接走翠娥,金凤觉得家望态度有异,心里有点不安。家望为了文慧,想要把翠娥送走,心里又内疚又难过,给翠娥买了很多衣服、首饰,翠娥正在高兴时,家望却提出要将她送进精神病院,翠娥伤心之极。 第2集翠娥失踪。金凤得知原委,第一次重重打了家望。金凤和家欣四处寻找翠娥,文慧和家望为了翠娥离家之事再度争吵,文慧以离婚威胁。玉辉和金泉在路上与一相貌与东生相象的老人相遇,但彼此并不相认。黎家工地上,拿不到工资的工人闹事,在玉辉的协助下,婷婷成功地安抚了工人,患难之中,两人感情日益加深。金凤在寻找翠娥的途中昏倒,家欣来找家望急救,家望却只顾追赶准备离家的文慧。家欣只好叫玉辉和金泉回来。家望追回了文慧,文慧又胜利了,家望却疲惫不堪。流浪的翠娥被家欣找到,听到家欣讲了发生的事情后,心疼家望,主动决定去精神病院。家欣恳求家望不要送走妈妈,家望不听,玉辉要求抚养翠娥,被家望拒绝。金凤收拾好行李,准备跟翠娥一起进精神病院,照顾翠娥。 得知家望对母亲不孝,武雄不顾病重打上门来,被家望和文慧气得中风倒下。 第3集家望对武雄施以急救,文慧见闹到如此地步,开始反省自己的行为,淑霞给她出主意,说索性让玉辉去养翠娥。武雄命保住了,却因中风不醒。淑霞和文慧同意让玉辉、金凤带走翠娥。翠娥终于回到曹家。黎氏企业倒闭,黎父带着明峰去南方养病,将婷婷交给玉辉。田父始终对没有帮助黎家感到内疚,婷婷变卖所有家产给工人发工资,田父找到婷婷问还有什么忙可以帮,婷婷冷淡拒绝。玉辉带婷婷回家住,金凤、翠娥都很开心,家欣却很生气,吃醋不已,当她发觉自己深爱玉辉,而玉辉又深爱婷婷时,内心非常矛盾。家欣的同学建良一直在追求家欣,家欣虽然不喜欢建良,可是为了跟玉辉赌气接受建良追求,玉辉与金泉担心晚归的家欣,却更让家欣不快。妒火中烧的家欣欺负婷婷,不明就里的婷婷欲离开曹家,被玉辉和金凤留下。金凤想到家欣种种作为,明白家欣喜欢上了玉辉。 第4集建良为追求家欣,带着大量礼物去讨好家望和文慧,家望得知建良刚继承了遗产,家境优越,支持建良追求家欣。婷婷帮金凤做衣服赚钱,家望和文慧来到曹家见翠娥,文慧见当日的大小姐沦落到做女工,忍不住出言讽刺,婷婷伤心,被金凤好言劝慰。家望和文慧向翠娥提出将家欣嫁给建良,金凤知道建良品行不端,不同意,遭文慧抢白,幸好翠娥不糊涂,说让家欣自己做主。玉辉和金泉出外寻工,再次路遇失忆的东生,但彼此仍不相认。金凤告诉玉辉建良的事,并告诉他家欣对他有意,玉辉不相信。家欣在家处处针对婷婷,两人经常为小事闹矛盾。玉辉安慰婷婷,婷婷说出对家欣的疑虑,并问玉辉如果她和家欣同时爱上玉辉,玉辉会选择谁,玉辉选择了婷婷。这一切都被家欣听到,痛苦的家欣接受了建良的追求,突然宣布要和建良结婚。 第5集金凤劝阻家欣,家欣还是决定出嫁。出嫁当天,建良发现家欣毫无高兴之意,还经常悲伤凝望玉辉,心里顿起猜忌。家欣不但在喜宴上失态,洞房之夜,醉梦中竟然叫出了玉辉的名字,建良大怒。金凤为家欣的事忧心,说给金泉听,被婷婷听到。玉辉对家欣的出嫁不舍,怀念幼时的感情,婷婷吃醋。建良在家欣酒醒后明白告诉家欣,既然嫁给了他,心里就不许有第二个人,家欣迟疑,建良露出狂暴本色。建良找家望诉说洞房之夜发生的事情,家望大怒,文慧和淑霞偷听后煽风点火,家望更加愤怒。玉辉与婷婷在街边卖衣服,家望拉走玉辉算帐,指责玉辉与家欣有染,要玉辉与家欣再也不要见面。 第6集婷婷听到家欣洞房之夜叫玉辉名字的事,如五雷轰顶,玉辉向她保证这辈子只喜欢她一个人。淑霞向翠娥造谣,说玉辉染指家欣,坚决认为兄妹不能相爱的翠娥受了刺激,不愿意再跟金凤住,要回家望家,淑霞懊悔不已。文慧借家欣之事讽刺家望,家望对文慧的不满渐渐升级。翠娥跑回家望家,文慧为了让家望消气,同意翠娥住下。文慧每天锁着翠娥,家望不忍,翠娥发现文慧怀孕了,主动要求照顾文慧,文慧更加烦恼。淑霞出主意给文慧,说让家望找个合适人家照顾翠娥,把翠娥送走。建良夜夜大醉回家,想要跟家欣亲热,家欣犹豫,被建良打伤。翠娥兴冲冲的买了鸡和天麻,要给文慧做天麻炖鸡补身体,谁想闹得医院一片混乱,鸡把病人都吓跑了。文慧怕这样下去胎儿不保,要求家望把翠娥送到乡下去。家欣回家看金凤,金凤问她与建良感情如何,家欣强颜欢笑,金凤发现家欣浑身是伤,又心疼又伤心。 第7集金凤去找建良,说明玉辉与家欣绝对清白,建良向金凤保证要好好对家欣,同时主动要求让玉辉来自己的水产公司工作。玉辉回家碰到家欣,家欣向玉辉吐露真情,却只能伤心的离开。金凤告诉玉辉建良非常明理,玉辉半信半疑。文慧和家望把翠娥送走,被石头看见,石头告诉金凤,金凤急忙去问翠娥去了哪里,文慧没有告诉她。建良突然对家欣好起来,家欣心存感激,却不知建良已开始报复计划。家望和淑霞把翠娥送到了乡下的树根夫妇家,留下了一大笔钱让他们照顾翠娥。家望来到曹家,向金凤知会将翠娥送到乡下照顾的事情,仍然不肯告诉金凤到底送到了哪里。 第8集树根拿了家望的钱挥霍,把翠娥锁在什么都没有的房间里,翠娥吵闹,遭到树根殴打。建良为了看着玉辉,并想办法刺激家欣让她死心,强烈要求玉辉到他的水产公司工作,家望会意,也帮助建良劝说玉辉。玉辉不想去,婷婷认为身正不怕影子斜,支持玉辉去。翠娥想要逃跑,又被树根毒打。玉辉和金泉进入建良的公司,建良故意带着家欣到公司,不断用言语和行为刺激家欣,让家欣和玉辉尴尬。玉辉回家后心疼家欣,很生气,婷婷吃醋离家。翠娥绝食,打破碗割腕自杀。家望与淑霞赶到乡下看望翠娥,家望不忍翠娥受苦,想接回翠娥,淑霞以文慧胎儿重要为由劝阻。家望决定等文慧生产后接回翠娥。金凤悉心照顾瘫痪的武雄,金泉也来帮助武雄进行康复锻炼。建良的所作所为让家欣非常痛苦,建良向家欣表明,让玉辉进公司就是为了监视他、刺激他、折磨他,家欣求建良放过玉辉,建良不肯。 第9集社区主任参观医院,让家望参加十佳青年的竞选,竞选条件是工作上有能力,家庭和谐美满,荣耻观念分明。文慧认为这是个捞取政治资本的好机会,只是苦于自己和家望没机会表现敬老尊贤和孝顺之心,文慧出主意让家望接金凤来家,孝顺给别人看。文慧和家望花言巧语劝金凤来,金凤不肯,文慧以怀孕没人照顾为由,要求金凤同住,金凤高兴之下同意。家欣劝玉辉不要在建良公司工作,被建良听见,更加仇恨二人。建良在鱼塘下毒诬陷玉辉,玉辉为了挽回损失,反而不能辞职,必须要干下去。金凤不顾玉辉、金泉劝阻搬进家望家,文慧与淑霞百般讨好,金凤受宠若惊。建良大醉回家,家欣与之就玉辉工作的问题争吵,建良把家欣打昏。 第10集淑霞和文慧每天让金凤衣着光鲜地出门,到处给人看。而另一边,翠娥却每天遭受毒打,树根为了不让翠娥逃跑或自杀,干脆用狗链把翠娥捆住。树根的妻子非常同情,可是又不敢忤逆丈夫。家欣向玉辉求救,建良见家欣找玉辉更是愤恨,金凤责问建良为什么打伤家欣,建良表示就是要让家欣受一辈子的折磨。金泉和玉辉让家望去找建良理论,家望却偏向建良。树根用铁链栓着翠娥,叫翠娥挖地种菜,翠娥不从就打。社区主任一行来考察家望的人品,文慧搬出金凤,金凤这才明白家望为什么突然开始孝顺她,虽然心里不是滋味,可为了家望的前途,还是违心说了家望的好话。玉辉去找建良理论,却看到建良在外花天酒地,大怒,建良只好去看家欣。在医院,建良又装出一副委屈丈夫的样子,欺骗了众人,尽管家欣千般不愿,还是被建良拉回了家。回家后,建良再次毒打家欣。婷婷建议玉辉离开梅镇,以平息建良的妒火。玉辉同意。第11集家欣满身是伤逃回曹家,玉辉把家欣送进医院后,找到了正在喝酒的建良,抓住建良猛揍,建良被打成重伤。建良要告玉辉,金凤苦求,建良坚持。金凤恳求家望前去说情,家望意外地同意了。谁想家望表面答应,实际上却告诉建良,无论如何都不要放过玉辉。回家后还告诉金凤建良不讲情面。家欣想离开建良,建良更坚定了告玉辉的决心。玉辉被判入狱一年,家欣去送行,建良见家欣哭,又要动手,家欣却突然晕倒。经检查,家欣怀孕了,建良大喜,苦苦哀求家欣原谅他,家欣坚决要求离婚,收拾东西离开建良家,到武雄家住。建良去求金凤劝家欣回家。 第12集金凤得知家欣有孕,劝家欣为了孩子好好回去过日子,家欣坚定信念,绝不回建良身边。文慧生产,因家望有事不在,金凤成功替文慧接生下儿子。金凤让家望接回翠娥,家望非常为难,婴儿喜欢金凤,文慧也对金凤的接生很感激,田母心生不悦,认为金凤照顾孩子让人不放心。婴儿生病了,淑霞早已看金凤不爽,趁机横加指责,主动要求照顾婴儿,文慧和家望同意,金凤落寞。建良不断去武雄家劝家欣,家欣始终不肯原谅建良。淑霞不会带孩子,又偷懒又粗心,金凤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翠娥饱受虐待,树根妻于心不忍,翠娥痛苦呼唤金凤,树根妻得知翠娥还有亲人可靠,决定帮她一把,找到曹家报信。 第13集金凤、金泉跑到树根家,把翠娥救走。武雄劝家欣把孩子拿掉。金凤把翠娥带到武雄家与家欣见面,翠娥大哭,众人又怒又伤心。家望获得了十佳青年的牌匾,镇长为他挂在医院,好不荣光。文慧又说明父亲已经将镇办医院买下,亲任董事长,要家望担当私立股份制医院院长重任。武雄、金泉、金凤来到医院,武雄把牌匾砸了,金泉痛打了家望一顿,金凤没有阻拦。家望要去看妈妈,文慧提出把翠娥接回来住,家望十分意外,原来文慧是怕这评选模范青年的紧要关头出问题,才决定接回翠娥堵众人的嘴。家望和文慧接回了翠娥,翠娥看见新生儿非常高兴,又抱又亲,文慧面露不快。淑霞晚上照顾婴儿疏忽,奶瓶倒了,奶堵了孩子的鼻子都不知道,被金凤发现时,婴儿已经没有呼吸,家望急救,翠娥情绪失控。婴儿救回一条命,可是因缺氧太久,已损伤大脑,有可能变成白痴。翠娥听到后晕倒,淑霞抵赖金凤害了婴儿,文慧疯狂地责骂金凤,将金凤赶了出去。翠娥伤心,淑霞故意跟翠娥说是金凤的责任,翠娥信以为真。金凤回到曹家,翠娥和淑霞找来,在淑霞的煽风点火下,失去控制的翠娥打了金凤,并表示断绝与金凤的关系。金凤极为伤心。田父田母来看外孙,得知孙子出事,淑霞又恶人先告状,田母决定要把金凤告到底,淑霞心虚劝阻。 第14集田母找到武雄,要武雄一起对付金凤,武雄不但不同意,还责问家望,并说当年玉莲死的时候,金凤一样可以告家望,但金凤没有,家望闻言心软。金凤受冤,只有去河边向死去的丈夫东生倾诉,金泉心疼姐姐,两人在河边相拥而泣。婷婷经常去狱中探望玉辉,婷婷表示会尽力帮助金凤,玉辉非常感激。田母要告金凤,淑霞慌了神,去向家望求情,家望非常奇怪。在家望、淑霞、田父的劝阻下,田母和文慧为了大局,不得不放弃告金凤。金凤收拾东西准备去坐牢,家望来告诉她不会告她,但是有一个条件,就是让金凤从省城永远消失。金凤答应离开。家望心中不忍,回家后又与文慧发生口角,文慧的刁蛮让家望不满。淑霞也希望金凤快点走,家望联系淑霞连日的反常行为,又考虑到婴儿牛奶窒息并不是一下的事情,终于怀疑到淑霞,淑霞六神无主。家欣努力帮助武雄康复,金凤前来告辞,但未说明要走,家欣见金凤面色不对,满腹狐疑。金凤去见了玉辉一面后,决定离开。 第15集金泉和婷婷都要跟她一起走,金凤劝婷婷留下来等玉辉,金泉坚决跟她一起走,两人离开梅镇。家欣从婷婷那里得知原委,冲到家望家,指责文慧,清醒了的翠娥得知金凤被赶走,大为伤心。石头见婷婷一人日子艰苦,叫婷婷到饭店里帮他做事。建良见婷婷不卑不亢,心有所感,诚心向婷婷道歉。武雄为金凤被赶走之事再次病倒,文慧要把武雄赶出医院,翠娥大怒,打了文慧,文慧伤心大哭。金泉与金凤出门没多久就丢了钱包,露宿立交桥下。金凤只好叫金泉当了唯一的金耳环换钱,金泉换了钱后随即去赌博,赌输后被打的奄奄一息。建良苦苦纠缠家欣,希望家欣能够回心转意,可家欣铁了心要与他离婚。建良想报复玉辉,来到曹家试图强暴婷婷,婷婷以死相逼,建良醒悟放弃。金泉为改变生活状况,将金凤的手镯拿去赌博,被赌徒打成重伤吐血。金凤央求一个好心的老医师搭救金泉。文慧屡次被武雄责备,心生怨恨,叫家望与武雄断绝关系,家望不肯,两人僵持时,翠娥又抱着病中的孩子乱跑,文慧崩溃大哭,两人都开始后悔当初的选择。老医师暂时收留了金凤姐弟,同意让金泉住到伤好,金凤在一个乡镇活动中心找到了清洁工的工作。金凤悉心照顾金泉,金泉发誓要戒赌。 第16集家望以“十佳青年”的头衔参加演讲大会。翠娥打扮一新要去参加,又被拒绝。家望到了邻镇的活动中心,却发现金凤在里面打扫卫生,淑霞和文慧赶尽杀绝,叫金凤不许露面也不许工作,金凤伤心落泪,家望前来安慰,又想用钱让金凤离开,金凤表示要走也要把今天的工作做完再走。会场内家望口若悬河的大讲“八荣八耻”,会场外金凤摇头苦笑。家望回家后看着“十佳青年”的奖杯,想起金凤,心中不安。金凤与金泉作别老医师,再次踏上旅途。家望与文慧感情不和,建良带着他去泡吧,认识了美丽、单纯的酒吧服务员如艳。家望在酒楼喝得大醉,善解人意的如艳一直在照顾他。而在家里的文慧见家望不归,大发脾气。家望酒醒回家,将皮夹丢在酒楼。文慧得知家望要销售如艳药店的药物,认为家望吃里扒外,两人大吵。金凤又在一个成衣工厂找到了活,工作认真、手艺熟练的金凤被领班赏识,却遭到了其他女工的嫉妒。金泉伤重,看到金凤为他操劳,心中不忍。玉辉即将出狱,拜托婷婷帮他找到金凤和金泉。金凤拼命加班工作,下班后发现金泉消失,以为金泉又去赌。金泉强撑病体摆摊卖衣服,金凤非常感动。金泉也终于对过去的所作所为感到悔恨,发誓要学好。 第17集如艳到医院给家望还皮夹,两人互相有意。婷婷来通知家欣玉辉快出狱了,还为她做了婴儿的衣服。工厂女工嫉妒金凤,跟她作对,金凤开始经常头疼头晕。淑霞与文慧丢下生病的孩子出去玩,走之前又与家望冲突,家望痛苦之中,又和建良去喝花酒,建良看出家望似对如艳有意,为两人制造独处机会。金凤在家赶工,视力渐渐模糊,经检查得了急性青光眼,有失明危险。金凤的眼睛不做手术会失明,但为了金泉的身体,她决定放弃手术,多赚点钱为金泉养伤。家望问及如艳的身世,,发现如艳已有身孕,丈夫病故,父亲重病,才被迫到酒吧打工,又怜又爱,有客人欺负如艳,家望和建良为她解围。家中空无一人,翠娥抱着婴儿回自己房间。文慧和淑霞回来,文慧听说家望又与建良出去,不高兴,又看见翠娥嚼饭喂婴儿,大怒。家望与建良回来,文慧连建良一起骂,家望越来越讨厌文慧的趾高气扬,脾气越来越大过文慧,还安抚翠娥。文慧发现家望越来越不怕她,不断与家望争吵,家望索性不在卧室睡觉。金凤视力越来越差,在工厂突然眼盲,被送进医院,金泉才知道姐姐得了重病。金泉为了给金凤筹集手术费,不顾身体虚弱去卖血,金凤发现后伤心之极。金凤发现虚弱的金泉到处做苦力赚钱,还舍不得吃一点好吃的。 第18集为了不拖累金泉,金凤出走,途中想要轻生,终究因放不下亲人而活下来。失忆的冬生碰到了金凤。金泉回到曹家找金凤,婷婷和家欣得知金凤失明,和金泉一起到处寻找。金泉伤重被送进医院。翠娥知道金凤遭遇,情绪又不稳定起来,极度伤心,家望答应帮助母亲寻找金凤。金凤半失明状态中流浪,被摩托车撞伤,冬生救了金凤。为了金凤流浪之事,家望非常内疚,责备文慧。冬生照顾金凤,金凤发现冬生声音耳熟,但因为眼睛看不清楚,认不出冬生。文慧再次发脾气回娘家,金泉不相信家望,从医院跑出去。心烦意乱的家望来到酒吧找如艳。婷婷认真的照顾着金泉。金凤怀疑冬生的身份,无奈失忆的冬生什么也不知道。冬生决定带金凤去做手术。 第19集玉辉出狱,金泉、婷婷、家欣去接他,玉辉决定第一件大事是先找到母亲。文慧回家后,淑霞劝家望赶快去挽回文慧,家望被迫去接文慧。家望帮助如艳,安排如艳去田母新开的药店上班。玉辉、婷婷、家望都在四处寻找金凤。田父田母到家望家来,田母兴师问罪,家望坚持不肯去求文慧,反而希望文慧自己悔改后回家,田母气走。淑霞提醒家望,如果跟文慧离婚了将会一无所有。金凤病情危急,必须要动手术,冬生拿出自己捡破烂挣的所有的钱,为金凤做手术。家望被岳母骂,金泉幸灾乐祸,玉辉却说不管怎样都把家望当大哥,因为冬生曾把他当亲生儿子一样对待。金凤怕连累别人,不愿手术,冬生还是送金凤进了手术室。家望还是来到省城接文慧,在田父的劝说下,文慧回家。金凤手术顺利,为了让金凤醒来后能看自己顺眼,冬生特意去买新衣服。 第20集玉辉安慰家欣,又被建良看见,建良发誓要玉辉死得很难看。文慧一回家就又死性不改,不但对翠娥态度恶劣,还跟家望吵闹,家望只好出去睡,翠娥安慰家望,家望说不知道把文慧求回来对不对,文慧听到后更是愤恨。文慧把家望锁在门外,家望求情,文慧不理,家望出门奔如艳而去。金凤眼睛拆纱布,认出冬生。金凤确认东生之后,可是冬生还是不认识她,金凤决定带冬生回乡,让冬生恢复记忆。家望与如艳往来密切,被文慧看出端倪,文慧大闹医院,把病人都吓走,还辱骂翠娥。家望心疼母亲受委屈,认为这是自己贪图富贵的报应。金凤带冬生到茶园,虽然她每说一个人名和一件事,冬生都觉得很熟悉,可是就是记不清楚。第21集金凤带着东生回到家里,吓坏了翠娥,激动的翠娥又吓坏了冬生。建良纠缠家欣,家欣不理,建良动粗推家欣,家欣流产了。金凤照顾翠娥,金泉到处找照片想让冬生恢复记忆,家望看着父亲热泪长流,淑霞来通知大家家欣出事,看到冬生非常激动。众人赶到医院,淑霞打建良出气,家欣虽然没事,可是孩子没有保住。文慧得知家望父亲回来,特意前来见面,当看到冬生一副民工打扮,顿生不屑,家望想让冬生住在自己家,文慧不高兴。金凤想带冬生到处走走,恢复记忆,家望把父亲交给了金凤。翠娥醒来,到处找冬生,玉辉和婷婷也知道了这一好消息。文慧对家望想留下父亲感到不满,家望骂文慧,文慧露出鄙视冬生的意思,淑霞非常生气,文慧连淑霞一起骂,众叛亲离。玉辉与婷婷来医院找冬生,家望诚恳向玉辉示好,玉辉误会他是要做样子给冬生看。金凤带冬生到河边回忆过去。 第22集冬生恢复记忆,认出了金凤和玉辉,回家后又认出了翠娥。金凤安慰病床上的家欣,家欣要去看爸爸。冬生去感谢武雄多年来对一家人的照顾,武雄向他诉说了家望的种种劣迹,家欣来看爸爸,身体虚弱,冬生得知家欣流产,罪在建良,而建良又和家望来往密切,更气家望。家望带着昂贵的礼品要去看父亲,文慧又出言不逊,两人吵架,文慧勉强跟家望一起去。冬生拜祭曹母,翠娥向金凤道歉,家望和文慧、淑霞来,冬生怒斥家望,责打家望和淑霞,文慧发飙走,冬生不要家望的礼品。玉辉见父亲回来,不想让他失望,想努力超过家望,去找狱中认识的朋友坤海帮忙。金凤做团圆饭,叫冬生原谅家望,提议喊家望回来吃饭。家望不顾文慧反对回去吃饭,淑霞也去了,文慧倍感孤独。亲戚朋友们都到曹家祝贺冬生回家,家望的高级礼品让大家赞叹,淑霞讽刺玉辉没出息,拿不出象样的东西,玉辉却拿出了跟家望一样贵的礼品。冬生不要家望的东西,金泉非常高兴,婷婷却觉得不妥。金凤更是责问玉辉钱从何来,玉辉表示钱是借来的,金凤教育他不要跟别人争表面上的东西。冬生劝慰玉辉,说玉辉更像亲生儿子,玉辉非常开心。家望回家后非常痛苦,文慧还不断挖苦讽刺,家望欲动手打文慧,被淑霞劝走,文慧发现家望变得强硬了。家望去找如艳,如艳借口药店收入不好想辞职。家望知道如艳是为不连累自己,提出一定想办法帮助如艳,并决定帮助如艳销售药品,如艳不肯,家望坚持。坤海送了大量的礼物给曹家,叫玉辉为他做事,金凤觉得不妥,叫玉辉多考虑。冬生自责自己没有照顾好孩子,玉辉听到冬生想恢复茶园的心愿,下决心一定要帮冬生完成心愿。 第23集在金凤的劝解下,冬生到医院去看家望的孩子,翠娥非要抱着孩子去庙里招魂,文慧抢过孩子不肯,话语中对翠娥诸多不敬,冬生大怒,责备文慧,看翠娥受文慧的气,要把翠娥带走。淑霞让家望不要阻拦冬生带翠娥走,家望不愿,文慧认为冬生对家望不好,与家望争吵。翠娥怕自己走了让家望被人批评,反而不愿离开,冬生心疼翠娥受苦,非常伤心。玉辉跟婷婷说想要再次去深圳奋斗。冬生去看住在武雄家的家欣,家欣说要与建良离婚,建良正好来看家欣,不肯离,家欣向冬生表示,宁愿一辈子一个人也要和建良离婚。武雄与冬生喝酒感叹小辈们的遭遇。金凤信不过坤海为人,担心玉辉,冬生在茶园鼓励玉辉好好奋斗,同意玉辉去省城。金泉又想跟玉辉去省城,金凤不许。一家人依依不舍的送走玉辉。文慧与家望感情继续恶化。家望想放弃一切跟文慧离婚娶如艳,被如艳劝阻。家望告诉冬生想跟文慧离婚,冬生不赞成,认为家望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。家望心情不好,大醉中向翠娥提起了如艳的事。翠娥听到此事,赶快去找冬生和金凤。三人去问家望,家望承认,被淑霞听见。淑霞赶快告诉了文慧。文慧回家跟家望拼命,乱砸乱闹,又威胁要跟家望离婚,家望不为所迫,转身离去。 第24集文慧回家告状,田母勃然大怒,田父却认为事情闹到如此地步,文慧也有责任。田母暴跳,跟田父吵了起来。田母到家望家大闹,又去找金凤和冬生的麻烦,婷婷巧言骂了田母,将田父田母气走。疲惫的家望来到曹家,冬生不太相信如艳是个好女人,金凤亲自出马打探。在如艳家,金凤见到如艳家境贫寒,还要照顾病重的父亲,感到如艳品行好,与家望也并未出格,。如艳承诺不会破坏家望的家庭,并归还了家望给的一万元钱。冬生、金凤、家望商量如艳的事,淑霞来找家望回去,听到如艳家庭住址。田父田母让家望有个交代,家望表示要对如艳负责,被田母打。家望表示宁愿不要一切,也决心跟文慧离婚,田家人都呆住了。田父、田母和淑霞找到如艳,拿钱让如艳离开家望,淑霞出言恶毒,如艳父将三人赶出家门后气死。



《悠悠寸草心》第二部什么时候播出

网上没有,电视上有,兄弟,别白白浪费时间找了,不过我知道,到了2007年12月26日,在www.yo...

猜你喜欢

悠悠寸草心第二部